查看: 61|回复: 0

放任自流的战术似乎失败了,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2

帖子

1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
发表于 2019-1-17 19:03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熊科长回去了。”初中组的数学老师刘康看着赵丹年,叹气道:“校长,咱们申请排水渠和挖井,是正正经经的事,干嘛一定要求着那起子当官的,我就不信了,没有张屠夫,咱就只能吃带毛猪?”

    “咱现在就没弄到猪。要是水不够了,你们就得像我当年那样,下山挑水。”赵丹年大大方方的说着。他有时候固执的坚持的原则,有时候固执的坚持走后门,总而言之,这是个很坚持的老头。

    齐渊失笑:“又不是少林寺,下山挑水什么的……”

    “学校缺水的时候,党员要起带头作用。”赵丹年一句话,就把齐渊给卡住了。

    在表叔的照拂下,齐渊好不容易才入了党,有资格参加学校的党小组会议。却没想到,这门面还会被赵丹年利用起来。

    “不会缺水的。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齐渊自从离开了农村,就再没有干过重活,他还真怕校长把自己派去挑水了。西堡中学在半山上,其中一道大坡,能把人累死。

    齐渊也知道校长是在敲打自己,不敢多说话,反而不其然间,瞄向杨锐。

    自从表叔熊科长将他安排到西堡中学以后,赵丹年通过他找了熊科长好几次,但都没有把挖井和排水明渠的手续办下来。倒是齐渊,借着办事的旗帜,经常性的迟到早退。

    其实,赵丹年要是只挖一口或者两口普通井,熊科长多半就给他把此事办了。偏偏西堡中学所在的地下水位较深,需要打机井,如此一来,花费增加了不说,还得配备水泵。

    现在的工业产品的配额都很紧张,两口机井可是不小的人情,再加上排水明渠,熊科长就闲麻烦了,只是拖着不办,想着把齐渊调走了,也就省下了这边的花销。

    赵丹年猜得到这叔侄两人的心情,追的很紧的问道:“熊科长既然来了,怎么一下子就回去了?”

    “这个……”齐渊犹豫了一下,道:“熊科长和杨锐聊了一会,觉得他的有些想法不错,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   他说的含含糊糊,还是怕杨锐真的背景深厚。

    当然,在这样一个乡镇中学里,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的确称得上是深厚背景了。

    赵丹年立刻扭头看向杨锐,问:“你们围这么多人,是因为熊科长?你和熊科长吵架了?”

    他还真有点担心杨锐的“暴”脾气。熊科长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,杨锐也不是,否则能把民兵叫到学校来?双方要是遇到一块,结果难料。

    杨锐不知道自己在校长心里的印象如此,手指向天,道:“我们学生给老师做了个评价,正张榜庆祝呢。”

    “什么评价,是评选吧,还搞了教师评价表,五分制,弄的比教育局还正规。”刘康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。他师范中专毕业,才工作了两年,比某些回炉班的老生还年轻,正因为如此,校长才把他放在初中。

    然而,刘康可不觉得自己缺乏经验或者年纪小,榜上无名让他很不高兴。

    赵丹年这才抬起头来,看到了红纸上的毛笔字。

    良久,校长同志都没吭声。

    渐渐的,老师和学生们也都安静了下来,只有似有似无的呼吸声飘荡。

    “都开始评价老师了啊。”赵丹年起的音调比较低,是沉闷的叙述。

    卢老师心里咯噔一声,连忙道:“杨锐也是,想一出是一出的。不过,他毕竟是给学校争来了福利……”

    “又不是每个人都有福利。”说起福利,齐渊还有不满呢。全校三十几个老师,有十几个人因为批卷子拿了钱,他却没拿到,不公平。

    国家单位,最讲究的是公平二字,尤其是福利公平,许多人都看的极重。权力分配是领导的,贪污*各凭本事,只有福利是大家的。哪怕是每个月能捞几百块,要是发现单位发给自己的带鱼比别人小,那也是要生气的。

    赵丹年“唔”的一声,却是没追究批卷子的事,转头问杨锐道:“评价表呢?”

    “烧了。”杨锐干脆的回答。

    “烧了?”赵丹年皱皱眉头,再问:“为什么烧了?”

    “第一次组织,心虚。”杨锐灿然一笑,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,阳光的笑容,瞬间吸引了好些女学生的目光。

    就算赵丹年这个老头儿,也不得不承认杨锐的笑容有魅力。

   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,长的帅还是有用的,比如帅哥汪精卫,比如帅哥张学良,比如帅哥周瑜,比如帅哥屈原……都做了大官,成就了一番事业~

    沉吟片刻,赵丹年挥挥手,道:“学生们都散了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他准备和杨锐好好聊聊了。

    杨锐“哎”的一声,喊道:“都回家去吧,锐学组的明天早点来学校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